锅炉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锅炉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年投45亿广告不愿花22亿给速腾换轴

发布时间:2020-07-13 13:18:01 阅读: 来源:锅炉管厂家

大众召回“断轴”速腾事件仍在持续发酵。

10月17日,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大众”)和大众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宣布,将在中国召回装配了耦合杆式后悬架的563605辆一汽-大众新速腾轿车和17485辆大众进口甲壳虫轿车,通过在“在后轴纵臂上安装金属衬板”的方法,来解决消费者集中反映的“断轴”问题。

然而,大众公布的解决方案却引来一片“嘘声”。新速腾车主对于大众提供“打补丁式”的解决方案并不能接受。

召回被指“无诚意”

据相关机构统计,今年1月到8月,在和“前后桥及悬挂系统质量问题”相关的投诉数量排行榜中,一汽-大众新速腾高达1200多条,位居投诉榜首位。

今年开始,很多新速腾车主开始了漫长的维权之路。

7月22日,一汽-大众声明称,组织各方技术专家进行了全面诊断和评估,新速腾的后悬架问题属于极个别案例,并非设计和制造过程中出现的批量问题。

一汽-大众的声明似乎并没有打消社会的疑虑。8月14日,国家质检总局正式发布公告表示,将正式对一汽-大众新速腾后轴纵臂断裂问题的缺陷进行调查。10月17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新速腾及甲壳虫召回通告。

大众方面提出的召回措施是在后轴纵臂上安装金属衬板,不过,大众并没有公布导致车辆后轴纵臂断裂的具体原因。对于大众提出的解决方案,很多车主戏称为“打补丁”,表示“毫无诚意”。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汽车投诉中心主任郝庆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虽然现在一汽-大众新速腾投诉为1200多条,但是并非每个投诉都意味着存在问题,很多消费者是听说速腾断轴事件后,出于担心才投诉的,当务之急是找出速腾断轴的真正原因,只有这样才能弥合消费者和厂商之间的预期。

大众的“小聪明”

大众的解决方案提出后,有车主非常疑惑,老款速腾所采用的独立悬挂运行良好,为什么不直接将新速腾改回独立悬挂?

对此,有业内人士透露,安装一块金属衬板的费用不超过100元,而更换一套新的独立悬架的成本则达4000元左右,56万辆就需要大约22亿元。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宋健表示,“从实际利益角度考虑,大众肯定不愿意更换新的悬架。”

然而,有网友指出,大众的“小算盘”并不聪明。这笔支出看似庞大,但是和大众2013年在中国的营业利润43亿欧元(约合333亿元人民币)以及一汽-大众2013年45.86亿元的广告投放费用相比,并不算多。如果速腾“断轴门”持续发酵,影响到大众的品牌和销量,到时候损失显然不止这些。

事实上,速腾“断轴门”爆发以来,速腾的销量已经受到影响。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乘用车品牌销量排名,速腾销量排名今年以来一直稳中有升,最高攀升至第二名,仅落后于长安福特的福克斯,然而,随着后轴纵臂断裂事件持续受到关注,在传统销售旺季的9月,速腾销量排名不升反降,已经下滑至第四位。

“伤不起”的中国市场

一直以来,中国消费者“偏爱”大众品牌,大众也因此在中国市场如日中天,即便是在全球各地车市一片寒意时,依然能在中国找到销量增长的安慰。

根据大众发布的2013年销售年报,大众在欧洲市场的销量依旧萎靡不振,总销量为365万辆,同比下降了0.5个百分点;在中东欧市场,也出现了0.7%的负增长;而在中南美洲的巴西,销量更是大减,同比跌幅达到10.1%。

显然,在全球多个地区销量下滑的情况下,销量高速增长的中国成为大众越来越重要的海外市场。

然而,DSG变速器事件等质量问题发生后,大众冷傲的态度似乎正在逐渐浇灭中国消费者的热情。

今年8月,一汽-大众销量同比增长14.2%至15.03万辆,大幅领先于上海大众和上海通用,连续半年夺得乘用车市场销量冠军。不过,今年9月上海通用销量逆袭,同比增长17.5%至16.15万辆,超过上海大众和一汽-大众,年内首次登顶,而一汽-大众销量排名降至第二。有专家分析认为,DSG变速器事件是第一块多米银屑病能治愈吗诺骨牌,如果速腾“断轴门”再不能很好地解决,大众品牌的光环将会散去,多米诺骨牌将陆续倒下。

被大规模投诉过的大众汽车质量隐患

斯柯达水泵漏水问题:自2010年起,上海大众斯柯达的昊锐、明锐和晶锐均有多种不同问题遭遇用户投诉。上海大众并未对这一问题采取任何积极措施。

DSG变速器问题的两次召回:大众在华“DSG事件”爆发于2011年,但直到2013年央视曝光大众汽车DSG变速器存在安全隐患后,大众才表示要召回相关车型。

迈腾正时链条故障投诉事件:2012年,对于迈腾、昊锐的正时链条故障投诉开始陆续出现;2013年投诉量持续攀升。目前,大众还没有就此给出官方说法。(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白朝阳)

相关报道:速腾百城车主愤起维权 大众高层称会笑到最后

一汽-大众风波未平。

因不满速腾召回方案,10月26日,全国100余个城市的速腾车主掀起维权潮。上海、西安、沈阳、大连、成都、扬州等城市的速腾车主组成车队,集结在各地一汽-大众4S店门前,展开维权行动。远在长春的一汽-大众总部也未能幸免。维权车主堵住了一汽-大众长春总部的大门,近百名维权车主带着多辆贴着维权标语的速腾出现。

速腾并不是国内第一款召回的汽车,为何掀起如此大的风波?

车主不满频频升级

速腾车主的不满,源于对召回方案的不满。在多个速腾维权群中,车主们都表达了这种不满。在他们看来,召回并未解决根本问题。

10月15日,一汽-大众和大众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的规定,向国家质检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宣布自2015年2月2日起,在中国召回2011年5月至2014年5月生产的新速腾汽车和2012年4月24日至2013年7月17日生产的甲壳虫汽车,涉及车辆分别为563605辆和17485辆。

车主们将召回方案称为“打补丁”。按照一汽-大众的解决方案,其一,是在后轴纵臂上安装金属衬板。在其提交的技术材料中,一汽-大众称金属衬板会使悬架的临界纵向负荷增加,如后轴纵臂发生断裂,金属衬板可以保证车辆的行驶稳定性,并会发出持续的警示性噪音。因此一汽—大众和大众汽车(中国红皮型银屑病如何治愈)销售有限公司的授权经销商将为召回范围内车辆免费安装金属衬板,以消除安全隐患。

此外,尽管在一汽-大众、大众汽车中国看来,出现问题的车辆占比极小。大众中国负责质量保证的执行副总裁Heuer博士表示,全球涉及这一问题的车辆达130万辆(中国生产的速腾、墨西哥生产的甲壳虫和捷达),其中在中国行驶的速腾为56.3万辆,但中国只有55辆车因为碰撞造成后悬断裂。但速腾车主对此并不认可。

其二,关于速腾后悬架调整一事,也是争议的焦点。据悉,速腾搭载过两种后悬架——耦合杆式后悬架和多连杆式后悬架,出问题的和被召回的速腾搭载的是耦合杆式后悬架。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胡汉杰表承认:“只有2012年5月至2014年5月生产的速腾,采用的是耦合杆式后悬架。此前及此后生产的速腾均不使用这一悬架。此外,一汽-大众生产的其他所有车型也未使用这一悬架。”

汽车出现召回,通常源于两点——工艺问题或原料问题。专业人士认为,速腾后悬断裂,可能和调整工艺有关,即从多连杆式后悬架改为耦合杆式后悬架。如想调整这一工艺,且不影响车辆性能,需要改动车身尺寸、重心、减震系统、悬挂强度等多个方面,这相当于重新设计、调整了速腾汽车,这也意味着巨大的成本。因此,一汽-大众选择了最简单的、最节约成本的方法,当然,也不仅是成本多少的问题,难度也太大。

在各地维权群中,车主们将矛头指向大众召回仍只在意成本。速腾“打补丁”式召回,只是用不到100元的金属衬板安装在后悬架的纵臂上;而更换成独立后悬挂,成本约4000元。为什么一汽-大众不为56万辆速腾更换成独立后悬挂,只是提出打补丁及10年质保的方案呢?因此,车主们将矛头指向一汽-大众节约成本,不顾消费者利益。与打补丁相比,更换独立后悬挂的总成本将超过20亿元。

大众中国高层火上浇油

本已经不满一汽-大众召回方案的车主们,被大众高层的媒体沟通会激怒。随着矛盾的进一步激化,终于在26日令维权事件升级。

10月24日,大众中国和一汽-大众高层在北京召开了媒体沟通会。尽管大众中国执行副总裁苏伟铭、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胡汉杰等多位高管对消费者造成的困扰表示歉意,但他们也反复强调速腾在正常情况下绝对安全。

Heuer博士以一位深圳车主为例,试图为企业开脱。据称,今年7月,一位深圳车主因为自己的后悬断裂,将视频传到网上,并向质检总局投诉,质检总局随后启动了调查。虽然这位深圳车主的车辆在后悬断裂时看起来完好,但4月份其车右后方曾经遭受过剧烈撞击,当时就已经造成了右后悬损伤。但由于从外观上看不出来,因此没有引起该车主的警惕。来自德国的大众底盘后轴研发负责人Moedeker进一步为大众开脱,道:“在遭受碰撞的情况下,所有车型的后悬都有可能造成损坏。但是配备多连杆后悬的车型,车轮会偏斜,用户会马上发现问题,从而进行维修。耦合杆后悬架发生预损伤的时候,不会在视觉和驾驶感受上体现出来,只能在维修站通过专业人员检查,才能识别。”言下之意,速腾在设计上并无问题,问题出在中国消费者太大意。

苏伟铭的一席话,进一步激怒了速腾车主。尽管苏伟铭表示:“我们(大众)永远是客户第一,安全第一,其他因素都是次要。大众汽车之所以有如今的声誉,都是因为从客户出发,但是我们也会总结经验,化解消费者的误解和担忧,虽然这样的误解在一夜之间不会烟消云散,唯有不断沟通。”但苏伟铭提到“以我们的态度和品质,我们一定会笑到最后。”

随着双方矛盾的进一步激化,速腾在各地组织了维权群,拟委托京师律师事务所提起诉讼。未来,车主和车企之间的角力还将继续。

接受速腾车主诉讼委托的京师律师事务所直言:“在全国563605名速腾车主正在为车辆后悬架可能会带来的风险忐忑的时候,大众却在全国人民面前讲‘我们一定会笑到最后’,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 吴琼)

近年来大众在华召回事件:

2012年7月 进口奥迪Q5天窗缺陷

2012年7月,国家质检总局公告称,因天窗缺陷,一汽-大众决定召回进口奥迪Q5 3.2 FSI quattro车型,生产日期为2011年6月至12月。据统计,在中国大陆地区共涉及1633辆。

2012年9月 桑塔纳连接螺栓扭矩偏差

2012年9月,上海大众向国家质检总局递交了召回报告,决定召回部分普桑1.8L手动舒适型轿车,涉及数量共计7544辆。

2013年11月13日 进口途威、途观保护车外照明灯保险丝问题

2013年11月13日,大众中国销售公司、上海大众向国家质检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决定自2013年11月25日起,召回部分缺陷途威2010/2011款2.0T多用途乘用车和途观2010/2011款1.8T/2.0T多用途乘用车,共计207778辆。

2014年8月15日 1.4T宝来转向系统缺陷

2014年8月15日,根据国家质检总局公布的信息,一汽-大众向国家质检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决定自2014年10月1日起,召回2010年5月至2012年3月期间生产的部分宝来1.4T汽车,共计54024辆。(中国经济周刊)

鄂尔多斯订制工作服

衡水定制工作服

浙江工作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