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炉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锅炉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滩第一大帮丐帮杜月笙都要礼让三分看似乞丐一个个却福得流油

发布时间:2021-01-07 12:33:06 阅读: 来源:锅炉管厂家

上海滩第一大帮“丐帮”,杜月笙都要礼让三分,看似乞丐一个个却福得流油

对于“丐帮”这个名字,大家均不陌生,武侠小说中经常提及,然而,现实中确实存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各地均有丐帮组织,上海滩是帝国主义冒险家的天堂,也是周边城乡无业游民的一个主要麇集地,自然也不例外。

在乞丐社会中,统治大小乞丐的头目,统称“丐头”,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按“九儒十丐”的次序排位,丐头属于下九流。然而丐头在帮内,就如同皇帝一般,在上海滩一带,丐头又称“老头子”。

按照帮规家法,若是如果乞丐们犯了“事儿”,丐头坐堂问案;轻则掌嘴打屁股,重则实施三刀六个洞之刑;更重的还可以割鼻、剟眼、砍手、剁脚直到淹死、吊死、乱石砸死、乱棍打死。

上海滩的丐帮人员,有些是纨绔子弟出身,好逸恶劳,染上毒癖,荡尽家业,也得流入乞丐队伍,也是不少被遗弃的孤儿流浪街头,小小年纪为求生存,加入丐帮,上海人称之为“瘪三”。

这些人属于各自的分支,争地盘打群架,也是习以为常。一群乞丐占有一段地盘,互相不得侵犯。他们也讲江湖义气,不得跳槽私换阵地,“抢包饭”更是顶真的互不相犯,否则一场打架立即爆发。

一些小小乞丐们平日的谋生之道,最普遍的有“推桥头”,等候各种人力车辆上桥时,奔跑上前帮着推拉,一直送到桥顶,索讨小钱。“拾荒”也是一种行业,背着竹篓,拿着长竹钳,穿流各条里弄,钻进拉圾筒,每天也能检到几个钱。此外,还有一些人学了本领,从事扒窃的行当。

小乞丐作为丐帮的下层人员,很是可怜,夜间露宿街头巷尾避风躲雨,身披麻袋,甚至以报纸当被褥,吃的是冷饭残肴,主要靠“抢包饭”,旧上海上有不少的“包饭作”,类似盒饭垫,专替各商行做包月饭菜。当时送包饭的伙计有一条潜规则:每当从包饭户收拾残饭返店,在归途中允许小乞丐们前来抢取冷饭剩菜,不得稍加阻拦,待残肴一抢而光,才能顺利地挑担而去。

这些人流窜在街道上,看到老弱妇孺刚从食品店里买了吃的食物,突然猛地蹿上,把食品点心抢到手拔脚飞逃,把嘴里一塞,或是在上面吐一口唾涎,就是被你追上抓住,谁又能要这搞脏了的东西;他却嘻皮笑脸地啃着咬着。

沪上各中上餐馆儿,食客餐桌之物纵不至吃得盘干碗净,总有剩余。客人未离座,这些人早隐匿于旁,暗中觊觎。待客人离席,蜂拥而上。虽残羹剩饭,亦不缺美味,尽可享受,尽管很多伙计驱赶,也不敢太过份,小心报复。

当时上海滩生意人,大多和青帮等一些组织有些关系,然而即使杜月笙等牛人也无可奈何,只能让人和丐头打招呼,私下制定一些潜规则。

丐帮谋生之道,花样百出。如深秋以后,两个人一班,提起一副竹筒,深夜间在弄堂里边敲竹筒,边叫“火烛小心,前后门关紧”,穿街过弄兜上一圈。一个月后,上门向居民索讨“敲更费”,不给决不罢休。凡在他们自己划定“地盘”内,居住人家若有操办红白事或请客搬场之类,他们会不请自来,兜揽“开路”、“放高升”这些杂事。

如果还要增添人手,也必须听任他们代觅,否则就惹是生非,让你下不了台。

每逢农历七月十五日,条条弄堂举行“兰盆胜会”,俗称“打醮”,道士做法事,家家门口挂上纸衣纸裤,于是瘪三流氓们借看管之名索讨酒钱小费。农历正月初五那天俗称“财神日”,瘪三流氓们披上一件破旧的红色官袍,戴一顶圆翎纱帽,鼻梁上涂满白粉,手持纸元宝,敲开居民住宅的大门,跳一套京戏中的“加官”舞蹈,唤几声“招财进宝、黄金万两”的好口彩,一定要你破费一二角钱才能打发走路,否则便破口大骂。谁愿意为此讨个“不吉利”呢?

也有些瘪三流氓在那一天提着一条大鲤鱼,走进小店店堂,硬要送你一条“鲤鱼跳龙门”,小店业主为了讨吉利,情愿花大价钱收进这条活鲤鱼。鲤鱼通称元宝鱼,正中小老板们的心怀。

旧年三十晚上,很多人家的老人为谋求子孙的福祉,必向南京路虹庙争烧头香,途中遇见乞丐必须施舍,这是旧习俗。这天深夜,路上烧香客多,于是乞丐成百上千地集中在南京路劳合路上,跪着的、躺着的、坐着的,瞎子、烂脚、哑巴等等一大群,吵吵嚷嚷乞求施舍,一个晚上的收入可能有数百个铜板。

逢时过节,上海庙宇门前,也是乞丐的好去处。烧香人慈善为本,乐善好施,乞求绝不落空,造成了职业叫化的讨钱机会。还有几种乞丐以惊险、残酷、龌龊的行动作为威胁手段强索施舍的,人们称他们为“硬讨饭”。

常见的有一条汉子,赤膊短裤,勒上一条粗腰带直立在地,额前砍进菜刀,鲜血淋淋,形象吓人。虽明知其假,怕惹是非,还是给钱打发为妙。玩蛇的乞丐,敞衣卷袖,一条细小的青蛇紧绕手臂,甩动蛇头能从鼻孔进嘴里出,以恐吓诈钱。

另有一种乞丐,故意在额前用一铁扦,插进皮下,扦端一根长红绳,绳端扎一圆盘。头不断地摇动,圆盘晃转,口唱自编的顺口溜,挨家挨户索讨,积满一盘钱才取下放进口袋。“滚地龙”的行乞,大都出现在隆冬季节。寒风凛冽中,常见一个断腿烂脚、短裤赤膊的乞丐在地上滚动向前。头前一只破盘,滚一步推前一尺,粗糙的肌肤呈显紫红色,边滚边乞求怜悯施舍。据说事前已服下少量红砒能预防感染。

“钉靶”是一种软硬兼施的乞讨法。紧盯人后,连声“老爷太太,修福修寿”,一条马路、两条马路地跟随不休,使人厌烦。若不理睬,叫化最后连掷几颗“手榴弹”--白虱,吐口唾沫,恶骂一声,忽然离去,另找目标。

上海滩有一种最时髦的乞讨行为,就是“告地状”,有单档的,也有双档的,以家庭成分高贵而沦落或书香出身被逼落难作标榜。行乞者低头直跪路旁,身边放一张大白纸,纸上毛笔书写姓名出身经历及遭遇苦境等,或用粉笔当场写在地上。有中文的,也有短短的一篇洋文状纸,字迹清秀漂亮,吸引路人。

尽管这些乞丐看起来可怜,单但他们并非真正乞丐,他们的老头个个富得流油!

广州白内障医院

银川性病医院

广东妇科医院

武汉性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