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炉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锅炉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亚开行行长中尾武彦债务总量管理很重要

发布时间:2021-02-22 16:52:24 阅读: 来源:锅炉管厂家

专访亚开行行长中尾武彦:债务总量管理很重要

眼下,让中国百般牵挂的大事无非是内外两件美联储加息或将引发的全球货币危机,以及中国自身的经济增长问题,这其中又包括了下述方面:存量债务置换何去何从? 致力于基建投资的PPP公私合营和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能否顺利运作?

眼下,让中国百般牵挂的大事无非是内外两件——美联储加息或将引发的全球货币危机,以及中国自身的经济增长问题,这其中又包括了下述方面:存量债务置换何去何从?致力于基建投资的PPP(公私合营)和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能否顺利运作?  针对上述热点问题,亚洲开发银行(亚开行)行长中尾武彦 (TakehikoNakao)近期在北京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不必对美联储加息举措过于担心。今天的亚洲经济不同于往日,其经济结构更加稳健,国内消费需求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更加显著。同时,美国经济的复苏对于全球而言其实是个”好消息“。”

尽管“外患”有所降温,但“内忧”仍不容小觑。就在不久前闭幕的“两会 ”上,中国政府将2015年GDP增速目标下调至7%。对于市场普遍的担忧情绪,亚开行仍做出了中国2015年GDP增速为7.2%的乐观判断,高于中国官方目标。  “中国全面的改革举措正在得到有效的实施,消费需求和服务业拉动的经济更为稳健,目前处于低谷的全球油价也会成为中国经济的助力。”中尾武彦表示。  为了解决吸纳资金的“债务黑洞”,进而点燃增长动力,中国财政部宣布了万亿存量债务置换。作为日本的前任财政部副部长,中尾武彦自然对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颇具发言权。“过度发行债券仍然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即使债务置换或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是可行的,利率也较合理,地方政府仍然应该小心,应该考虑投资项目的回报是否足够,不能将地方政府债券当成一种解决问题的”万能魔术“。中央政府应该监管和指导地方政府,甚至采用类似”债务上限“(debtceiling)来管理地方债务。”  最后,在中国正在不断发力的基建投资方面,曾对越南 、印尼和菲律宾提供PPP模式技术支持的亚开行也经验丰富。中尾武彦认为,PPP模式虽然有助基建投资,但同时应该提高使用PPP模式的能力,建立更好的监管机制,从而避免给私营部门带来不必要的风险,同时需要一个良好的争端解决机制。  而对同样致力于基建投资的亚投行,中尾武彦坦言,由于“亚洲基础设施融资需求巨大”,亚开行和亚投行绝非“竞争对手”,而是乐于“携手为亚洲的发展努力”。  不担心美联储加息冲击  第一财经日报:作为2015年的最大关注,美元走强以及可能的美联储加息预期对新兴经济体带来了影响。你是否认为目前的新兴市场面临着类似于2013年5月的威胁?  中尾武彦:实际上,我不是很担心美联储加息造成的影响。现在的亚洲经济已经变得更加稳健。2013年5月,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提到退出量化宽松(QE)政策的可能性,当时一些国家,例如印度尼西亚发生了一些市场波动,影响了股票、汇率市场等等。不过我认为,当时的这种市场情绪实际上是被夸大了。也有说法认为这些国家的财政赤字让他们更加脆弱。但这些国家对自己的国际收支账户进行了调整,对财政进行了调整,最终稳定了局势。相比于1999年,今天的亚洲经济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亚洲经济更加稳健,他们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也更加谨慎,金融体系改革更为有力,银行系统的资本充足率提高,外汇储备的规模也更大了。显然,由于美国的行动,可能会发生一些市场波动,不过整体上不会产生太大的问题。  当然,加息和退出QE其实也意味着美国经济复苏良好,金融系统也比过去更加健康。所以这实际上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个好消息。今年我们预测美国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率将会高于去年。具体而言,我们预计今年美国的GDP增速为3.2%,日本为1.1%,欧元区1.1%。  确实,人们对这些发达经济体带来的影响有所担心,但是亚洲经济的增长越来越依赖于消费和内需拉动。2008年、2009年的时候,人们确实在讨论发达经济体衰退带来的影响,但是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今天亚洲的消费需求非常大,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国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出台的刺激政策。  所以我认为亚洲已经具备了管理自身经济的能力,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摆脱发达经济体的影响。当然,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各个经济体之间的互相影响一定是存在的,但绝不是人们想象的,和当初全球金融海啸时那样了。所以,只要政策选择是正确的,我不认为会造成太大的麻烦。  中国今年经济增速乐观  日报:今年亚开行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预测是7.2%,这比中国政府自己制定的目标7.0%还要高。这是出于何种考量?  中尾武彦:是的,这是我们的研究团队做出的判断。其实7.2%的预测是去年12月时候做出的。尽管中国政府确定的目标是7%,但是我们还是决定坚持这个判断,我们仍然相信中国经济运行良好。  日报:但事实上IMF刚刚把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从7%以上降低至了6.8%。  中尾武彦:我们对中国经济的预测还是有自己的基础的。事实上,7.2%的预测和7.0%之间的实际差别并不大。我看好中国经济的原因在于,现在中国经济的增长更加依赖于服务业和消费需求,而不是净出口和投资拉动。在供给端,服务业正在变得更加重要,在需求端,消费在拉动。  日报:所以你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态度很乐观?  中尾武彦:是的。同时,中国的改革计划非常全面,目标明确,中国政府也正在稳步实施推进。金融自由化、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市场改革等等都在进行,亚开行在中国政府的公共财政改革领域也在给予支持。我在此前的演讲中提到,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实施一些改革,也取得了坚实的进步。目前处于低位的石油价格可以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助力,这些改革也可以给投资者带来信心,这也会促进经济的增长。  日报:你提到中国必须加快市政债券市场建设,政府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例如允许指定的地方政府发行债券来推动经济发展。不过我们现在处于困难阶段,很多地方债务是以影子银行产品的形式存在的,不透明,期限错配,有大量风险。财政部计划将1万亿城投债转换为新的地方债券,以减少地方政府负担。你认为这种转换是否可以解决问题,会带来怎样的风险?  中尾武彦:当然,将影子银行债务、地方融资平台债务转换为更加透明、更易问责的地方债券是个很好的想法。准确了解债务规模是很重要的,透明度是管理债务的关键。但同时地方债券并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万能钥匙。如果中国地方政府继续持续地对新的项目进行投资,即使是在一种透明的模式下,过度发行债券仍然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即使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是可行的,利率也较合理,地方政府仍然应该小心,应该考虑投资项目的回报是否足够,不能将地方债券当成一种解决问题的魔术。中央政府应该很好地监管和指导地方债券,甚至采用类似“债务上限”(debtceiling)来管理地方债务。  日报:政府在发行地方债时,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有哪些?  中尾武彦:包括优质的项目、良好的债务管理、较高的透明度、评级机构的评级,此外还包括如何吸引诸如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这样的长线投资者,以及投资监管政策也很重要。  日报:同时,在财政部计划的1万亿的债务置换中,事实上对债务进行了展期。这种延后风险的做法在未来几年还将对中国造成负面影响?  中尾武彦:债务总量管理很重要,要有一个合适的债务对GDP的比例。债务展期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法。中国政府不应该急急忙忙追求立刻解决问题,只要负债的规模降低到和GDP相称的水平,对企业而言和销售额相匹配的程度,这就可以接受。慢慢地债务对GDP的比例就会降下来。许多人对负债、信贷有所忧虑,但是实际上资产和负债在资产负债表上是平衡的。一些人的资产实际上是其他人的负债。人类历史本身就是不断地在同时积累资产和负债。最早的时候我们只能用实物来交易,完全没有信贷。信贷实际上是金融创新。但我们要关注负债或信贷的增长速度,一定要控制好债务总量对GDP的比例。当然,债务对GDP比例的上升也代表了金融深化。  PPP模式应关注效率  日报:关于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你认为PPP(政府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是否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亚开行在这一方面又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给中国?  中尾武彦:中国在很多领域都在应用PPP模式。亚开行也非常关注这个领域,我们也成立了专门的PPP办公室来推广PPP。因为亚洲在基础设施方面的融资需求是非常庞大的,PPP可以作为一种预算外的融资模式,应该更好地得到利用。但PPP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PPP是政府与私营部门之间、关于特许经营权的合同,私营部门建设并运营项目一段时间,然后转移给政府,私营部门可以从经营这个项目中获得收入。亚开行已经帮助越南起草PPP法律法规,我们也帮助了印尼和菲律宾政府设立PPP服务中心。我们帮助各国政府提高利用PPP的能力,帮助建立更好的监管机制进行管理,从而避免给私营部门带来不必要的风险。同时需要一个良好的争端解决机制。  日报:亚开行是否在PPP中发挥更多积极作用,甚至担任借款者的角色?  中尾武彦:是的,亚开行也可以作为融资的伙伴。我们可以为一些特殊目的公司(SPC)提供贷款,对项目进行融资。PPP项目一部分可以由政府来承担,另一部分可以由私营部门来承担。以机场建设为例,跑道一般会是政府承担的部分,而航站楼本身和航站楼的服务可以由私营部门负责。  亚开行愿与亚投行合作  日报:说到基础设施建设,现在所有人都在讨论亚投行。亚开行如何看待亚投行?  中尾武彦:亚开行将运用其所积累的长期经验和专业知识,同亚投行在整个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合作与共同融资。我们也要在环境和社会影响方面的保障政策上执行高标准。  日报:除了亚投行,未来还会有上海合作组织银行,金砖银行等等。这些开发银行之间如何分工合作?  中尾武彦:就像我刚才提到的,亚洲地区有很大的基础设施融资需求。所以这些机构对于亚开行来说并非是竞争的关系,而是互补的关系。现在,作为行长,我的愿景就是让亚开行更有效率,更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  日报:中国最近宣布了一项大战略——“一带一路 ”。有些人认为这是让更多国家开展经济合作和区域一体化的倡议,也有人认为这是中国的外交和发展战略。对此你怎么看?  中尾武彦:亚开行对很多区域合作和一体化项目都进行了支持。例如在东南亚、中亚和南亚等地区。总体而言,铁路连通、电力输送、贸易便利化等等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支持区域发展的方式。我们已经和中国在很多领域有所合作。  日报:你希望向习近平主席传递怎样的信息?  中尾武彦:我非常希望中国经济可以通过持续实施改革措施,达到一种健康、可持续的包容性增长,实现繁荣和谐社会的发展目标。我们亚开行很希望成为这一进程的合作伙伴。

浩宇教育

尚浩宇教育

浩宇教育官网

浩宇教育

相关阅读